亲,您想寻找网店货源,地摊货源,等小商品批发网站信息么,欢迎您的光临。
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

P2P平台聚投融疑似跑路 法人再度呈现时颁布发表清盘

摘要:(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)“平台到现在运营快有两年了,是有营业执照的合法企业,最初的担保是国企银桥担保的。平台从来没有过逾期,网上也找不到任何负面评价,在投资者心里是一个‘小而美’的平台”,投资者菲菲(化名)在谈及为何选择投P2P平台聚投融时,这样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说道。
然而,令她没想到的是,当大家都在喜气洋洋迎接春节到来时,她的噩梦也开始了——2月4日聚投融发布

(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)“平台到现在运营快有两年了,是有营业执照的合法企业,最初的担保是国企银桥担保的。平台从来没有过逾期,网上也找不到任何负面评价,在投资者心里是一个‘小而美’的平台”,投资者菲菲(化名)在谈及为何选择投P2P平台聚投融时,这样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说道。

然而,令她没想到的是,当大家都在喜气洋洋迎接春节到来时,她的噩梦也开始了——2月4日聚投融发布放假公告,表示放假期间仍有客服值班,然而2月5日客服在上线几小时候后便失联。2月6日,平台法人付祥吉在上线解答了部分疑问后也失去了踪影。平台失联持续到2月13日23点,等待菲菲的却是付祥吉在三个官方QQ群(以下简称“官群”)里发布的清盘公告,到期的本息也全未兑付。

本周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拨打公司客服无人接听的情况下,实地走访了聚投融在北京的办公地址,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。并且,记者注意到平台自2月4日之后便再未发过新标。目前,投资者已自发组织维权群,其中一个维权群人数已达500人上限,而另一个维权群的的人数也已超过200,并且还在不断增加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涉案投资者约1000人,涉及金额约1300万元。“我投了近40万元,里面还有父母的养老钱。我瞒着家人里不敢让他们知道,还得强颜欢笑。过年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一个阴影了”,菲菲说道。

春节客服失联法人回应称因被举报无法登陆

据平台公开资料显示,聚投融隶属于聚投融(北京)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,于2014年5月份正式运营。聚投融声称以健全的风险管控体系为基础,结合经济发展与信息技术创新手段,为广大投资者提供透明、专业、高效、安全的综合性金融资产交易相关服务及投融资顾问服务。

在运作模式上,投资者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该公司让投资者以“出资人”的身份,将投资金额通过该公司所指定的第三方平台,委托划扣到该公司宣称的“通过严格资质审核”所匹配给投资者债权的小额贷款个人,即“借款人”的账户,并根据该公司各种期限理财模式,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或者按月返还利息、到期返还本金。

事实上,在今年2月份以前,聚投融都像菲菲所说的,没有过逾期,在业内也没有负面评价,是一家投资者心中“小而美”的公司。但是,关于平台的一切美好都终结在2016年2月4日。当日下午5时左右,平台官网发布放假公告,放假时间为2月6日-2月23日,而且放假期间不处理任何到期回款。

“我们很多人是不经常关注官网的,所以很多人不知道平台放假的事情。那天有投资者看到了就发布到官群里,一些嗅觉敏锐的投资者就说平台肯定‘雷’了。任何平台都不会放这么久的假,而且不处理回款,联系客服也不回复,就这样大家开始陷入了一片恐慌,各种猜测都有”,投资者阳光(化名)说。

就在投资者众说纷纭时,2月6日付祥吉突然现身官群,对投资者解释说,“客服号从昨天开始被群里的投资者举报导致到现在还不能登陆,我们正在抓紧时间解决。如果大家有紧急问题也可以随时与我联系。”同时,他表示将在春节后第一时间还款付息。然而,当日下午付祥吉在回答了一些投资者疑问后也失去了踪影。

担保公司表示平台疑似跑路法人再度出现时宣布清盘

付祥吉失联以后情况再度恶化,投资者的恐慌情绪也开始蔓延。菲菲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聚投融在1月份发布的多个标的担保公司都是由北京城建重工担保。2月6日,投资者在官群中要求付祥吉发布和城建重工合作的文档材料,而付祥吉却以客服已经放假没办法拿出来拍照为理由,承诺第二天发出来,结果之后付祥吉就再未出现。

“更多的投资者意识到平台出事了,所以大家开始建立维权群,各种言论对其紧逼不放。个别大户还去北京、去付祥吉老家找他,但没有结果,投资者和他联系也都没有回复。”菲菲说。

而且,紧跟着付祥吉失联,还发生了一件更令投资者灰心的事——聚投融的合作担保机构之一的银桥担保2月10日在官群里表示,“聚投融疑似跑路,导致我公司担保项目无法正常还款,具体还款事宜需至上班开会讨论后(2月17日)给大家回复”,同时表示资金仍在可控的范围内。

就在投资者以为聚投融已经彻底失联时,消失了一礼拜的付祥吉又再一次突然出现在官群里,却给投资者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——发布清盘公告。据投资者提供给本报记者的清盘公告显示,付祥吉表示由于风险的把控不足和经营不善,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出现,公司在年后进行了解散。至于具体的清盘原因,付祥吉解释说,一是,聚投融从成立至今盈利微乎其微,运营成本居高不下,投入太多的心血,已耗尽了他所有精力;二是,由于风险把控能力不足,多家合作担保公司出现了大面积风险。

同时,付祥吉声称,“为了保证聚投融项目的及时还款,我已经用尽自有资金进行垫付。”“目前聚投融除了公司马甲用户资金以外的实际待收有将近1000万元左右,对于投资者的资金,我将会通过我个人在北京项目投资的物业及个人债权进行尝还‘兜底’,两周内给大家一个还款计划。”

委托书有造假嫌疑在投资者代表中安插“马甲”

清盘公告一出,投资者一片哗然。此时付祥吉也决定不再露面,在官群里表示他将委托一个代表来帮他处理相关事宜。“当时我们就要求付祥吉给他的代表写一份委托书,结果第一次见面协商时,他的代表却没有任何委托书”,菲菲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在他们的一再要求下,在第二次见面协商时对方终于带了一份委托书。但是投资者在对这份委托书进行仔细检查后,却发现这份委托书有造假之嫌,经过比对,委托书上付祥吉的签明并不是他本人签署。

在与付祥吉的委托人见面的细节上,阳光告诉本报记者,该委托人姓吴,第一次见面约在晚上9时,地点为聚投融的楼下。见面后,吴先生自称是从深圳赶过来,晚上6时才到北京,并将投资者代表带去附近茶楼。“他首先把自己推脱得一干二净,说他是付祥吉的朋友,只是过来帮忙而已。他说如果我们信任他就继续留下来协商,如果我们不信任他就让我们走,他不想钱给了我们,最后我们还把他兄弟‘送进去’。”

对于第一次见面的协商结果,阳光表示主要谈判协商还款计划,但是没有任何实质内容。“不过我们发现,他们让3个‘马甲’混在投资者代表里面。当我们要求必须给出一个还款计划时,马甲就提议先打第一笔钱,什么还款计划不需要。”

他对本报记者解释,所谓3个马甲就是聚投融的人假扮投资者。“一个是假扮投资了19万元的大户,一个是一分钱待收都没有的做推广的‘羊毛头’。当时我们在群里说晚上要跟对方见面,他就突然加到群里发言引起注意,最后成功被大家推选为代表。还有一个是‘羊毛党’,他投资了1000元,最高返现就能拿到630元,平台本身活动还有40元左右。这样算下来,他虽然投资1000元但实际投资也就是300元左右,所以只要是有第一笔回款就够本了”。

阳光说,事后想起来这三个人确实挺可疑。“马甲跟我们一起和吴先生见面,在我们商量还款计划的时候故意表达和我们不一样的意见,把我们往付祥吉的方向拉。其实他们都是提前沟通好的,就是去给我们演了一场戏。”

欲以自有项目还款“兜底”项目合同却存在多处造假

在投资者的压力下,付祥吉于2月22日拟出了一份还款计划。据投资者提供给《证券日报》记者的该还款计划显示,其中一条表示,“从2016年5月5日起,每月5日按投资者的总额度提现1.5%,直到所有额度还完为止”。“也就是说,如果真能按照计划正常还款,全部还完也得5年半的时间”,菲菲说道,所以投资者集体反对这份还款计划。

于是在2月24日,付祥吉再次发出一份还款计划,在原还款计划的基础上做了一些调整。付祥吉在这份计划中表示,“为了维持运营及正常用作,本人已将私人的房产、车等资产进行处理,甚至是高息的借款,但是还是没有让局面好转……我也在尽力减少各位投资者的损失,但是确实手里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继续正常兑付。”

最后给出的清偿计划则为:一、从2016年2月5日至5月5日将陆续到期用户金额限制提现为额度的5%;二、从2016年5月5日起,每月5日按投资者的待收总额提现2%以上,同时项目封顶完工,陆续转让、销售、出租的金额回款,按比例还与投资者,直到所有投资资金还完为止(定于2017年2月5日全部还清);三、“本人将本人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双榆路392号院的员工宿舍房项目进行(折价人民币壹仟万元)作为投资者投资资金兜底,本项目距离完工封顶到销售,以及出租,大概时间为四至五个月,由于项目尚未完工,具体细节需再与投资者进行协商。”

为了核实还款计划第三条中付祥吉所说的项目,在第三次与吴先生协商时,在投资者代表的一再要求下,对方拿出了该项目的合同给投资者代表看。“我们带着律师去的,一看合同就是伪造的,包括付祥吉的签名也不是他本人签署的。然后他带着我们去了施工现场,结果发现合同上的地址也是错的,合同上写的地址是双榆路392号,但项目的实际地址却是双槐树路392号。”

并且,她告诉记者,付祥吉宣称自己拥有该项目49%的股权七色花饰品店加盟饰品店货架功能取分类,但经投资者的了解,该项目并不在他的名下。“我们进一步查实了,这项目其实是违章建筑,后续他还要继续投资才能把这个项目建起来。而且这个块地是河道规划绿地,项目恐怕会被拆毁。一旦拆毁,那还款计划里的‘多于2%’就是不可能的了,最后又变成了2%每个月,还完也要将近4年,最后这事肯定是不了了之了。”

去年11月份以来发布假标目前涉及金额约1300万元许多投资者在聚投融“踩雷”以后,仔细想想也发现了一些平台出问题的端倪。据投资者提供的一份报案材料显示,投资者发现平台11月份以来发布的都是假标,假合同,假担保。

具体来说,一、中融信哲担保公司2015年11月即被北京工商列为经营异常,但平台仍用其担保;二、北京城建重工有限公司只和平台签署了合作协议,并未发标,而聚投融却以此为噱头,擅自发了许多虚假标(相关投资者已与北京城建重工电话核实此事项,该公司也准备起诉聚投融的该行为);三、宏源金投资担保公司与聚投融合作协议于2015年11月到期,但网站仍在发融资标,且该公司不具备融资担保资格,只具备合同担保资格。有些融资标甚至使用同一个担保函与图片(相关投资者已到宏源金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网站所写地址核实,该公司已不存在,经过联系曾任该公司的一位高管,他透露该公司于2015年11月已被收购,更换法人);四、通过投资者的实地调查,天佑泰毅投资担保公司的原法人李青为付祥吉妻子,且该公司在2015年8月更换法人后,便只与聚投融合作担保,其他相关信息均无法查询到。

此外,从2015年11月份以来聚投融就不断加大活动力度,其中包括投1万元送90元红包,投5万元送iPad,投10万元送iPhone,累计30万元送苹果电脑等活动。在不少投资者看来,平台做如此大力度的活动也是为了引诱投资者集中投资,以达到吸资的目的。

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月18日,涉案投资者约1000人,涉及金额约1300万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阳光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平台里由银桥担保担保的标,银桥担保已经全部兜底。而对于维权的进展,菲菲则有些无奈地说,“从2月4日发出放假公告,2月5日就有北京的投资者去报警了,由于投资者遍布全国,所以报警时人数不够,一直都没有立案。不过,昨天付祥吉在官群里说有人报警下周三要立案了,他对投资者表示,如果立案了就立即停止打款,如果没立案才会继续执行还款计划。”(来源:《证券日报》文/刘琪)

(4)凡本中心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)”的文/图等稿件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、网站与机构,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中心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今日,有接近美丽说的消息人士对腾讯科技透露,在与蘑菇街合并后,美丽说本周开始进行一定规模的裁员。一位美丽说内部员工也证实了此事。不过,美丽说方面暂未回应此事。蘑菇街方面则回应称,在美丽说与蘑菇...[详细]